由世衛拒絕中華民國護照談台灣的國際出路

羅榮光/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長

涂醒哲(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長、前衛生署署長)


今年5月21日,我帶了一團台灣聯合國協進會會員組成的「世界衛生組織(WHO)宣達團」,到瑞士日內瓦宣達「WHO for TAIWAN, TAIWAN for WHO」(台灣需要加入世衛,世衛需要台灣)及「TAIWAN is TAIWAN, CHINA is CHINA, TAIWAN Is Not Part of CHINA」(台灣中國,一邊一國)。此行的結果讓所有團員見證到馬英九終結中華民國及出賣台灣的事實。
台灣要加入世界衛生組織,是全體國人的意願,既是權利也是義務。台灣是一個2300萬人民的國家,一個名列全球十幾名的貿易經濟大國,一個世人及國人旅遊經商往來頻繁的國家,如果不能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對台灣人民及世界各國將成為防疫漏洞,可能造成傳染病的流行。健康人權是基本人權,也是普世價值,台灣不能加入WHO,對台灣人是不公平的,而公共衛生及醫療成就卓越的台灣,如果因為非WHO會員而不能去幫助其他國家,對世界也是不公平的,更嚴重違反WHO所揭櫫的「每一個人都健康」(Health for All)的宗旨。
因此,十六年前(1997)開始,在台灣醫界聯盟李鎮源會長的號召下,台灣醫界每年五月都組團到瑞士日內瓦WHO總部,利用世界衛生大會(WHA)召開的時候,向世界各國與會代表宣達台灣要加入WHO的訊息。台灣政府也安排我們的友邦國家,在大會討論程序委員會所提出來的議程時,提議討論邀請台灣入會(WHO)或以觀察員身份與會(WHA)的提案。我當年在台北市政府擔任衛生局局長,是五位進入WHA會場旁聽者之一,親眼看到台灣國際處境的艱難。當年WHA討論是否邀請台灣與會之提案時,正反雙方發言踴躍,花了五個鐘頭爭論不休,最後以表決收場,台灣只得到19票支持,美國投棄權票。在懸殊比數下,台灣參加WHA的提案遭到否決。但台灣不屈不撓,十幾年來在每年5月WHA大會時,政府不斷提案,民間也不間斷地繼續努力到日內瓦宣達,結果總是在友邦國家義正辭嚴地提議應讓台灣參加WHA時得到不少掌聲,但最後總是在中國發言反對後,以表決或直接由主席裁示否決我國友邦的提案。在歷年WHA討論台灣與會案時,中國都堅持反對之立場,其理由都是台灣不是國家,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最離譜的是中國說他們很關心台灣人民的健康,他們會照顧台灣人民。每次聽到這類謊言,總是有一些團員會忍耐不住,高喊lier(騙子)而被警衛請出旁聽室,當然也有時團員會有集體動作,如戴上口罩或秀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TAIWAN≠CHINA)而被架離,這些動作均有效地營造全世界對台灣殷切加入WHO的了解。但十幾年來,我們還是沒能加入WHO,沒能參加WHA。不過情況並非沒有進展,愈來愈多國家支持台灣應加入WHO,台灣應受邀參加WHA。
由美國的態度就可以看到我們努力的結果,美國原本投棄權票,慢慢地變成在會外發言表達支持台灣成為WHA觀察員,其次則在WHA大會時發言表達支持,最後更以投贊成票方式表示支持,美國眾議院更以四百多票對零票要求美國政府應支持台灣參加WHA;日本最後也投票支持;加拿大、歐盟雖尚未投票支持,但均在WHA現場正式發言表示WHO應該讓台灣有意義地參與WHO業務,並以觀察員身份參加WHA。
2003年發生SARS事件,全世界終於了解到中國以政治考量掩蓋疫情,造成多個國家受害,全世界人心惶惶,形同生物恐怖事件的可怕,也體會到台灣遭受SARS侵襲時求救無援的可悲。我時任衛生署長,一共寫了六封信給當時WHO的幹事長Dr. Bruntland,寫了二封信給全世界141個國家的衛生部長。但援助仍姍姍來遲,一直到台灣爆發大規模流行後一星期才派二位專家來台協助,但這已是中華民國被逐出聯合國後30年來首次有WHO官員來台。更讓台灣人民生氣的是在2003年WHA會外,有記者訪問中國代表沙祖康說台灣人的健康不重要嗎?沙祖康竟然高傲不耐地脫口說出:「早就給拒絕了」、「誰理你們」。在號稱要照顧全世界每一個人健康的WHO殿堂,中國沙祖康代表說出這樣不尊重台灣主權、不重視健康人權的話,讓所有台灣人民同仇敵愾,也間接促成了2004年陳水扁總統的連任成功。
由於台灣官方及民間每年不斷地努力,台灣應參加WHA,台灣有意義地參與WHO各種會議已逐漸成為WHO各國的共識,中國每年力擋,不讓台灣參加WHA已經成為強弩之末,也愈來愈成為WHO的頭痛問題。我們一衝再衝,尤其在民進黨陳水扁執政的八年間,大家士氣昂揚,2007年陳水扁總統甚至行文WHO要求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WHO,眼見曙光已現,台灣基於健康人權的普世價值,就快要參加WHA了。
但2008年馬英九選上總統後,情況丕變。馬英九宣稱他要以「外交休兵」來討好中國,藉此改善中國和台灣的敵對關係,也藉此來爭取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我曾一再為文指出,以Taiwan(或Chinese Taipei)參加WHA作觀察員是台灣多年來努力的目標,但不可用附屬會員(Associate Member)的方式,不可用犧牲主權的方式來加入。我們認為健康人權是無條件的,台灣理應也有權加入,我們多年爭取的是有尊嚴有意義地參加WHA。我特別強調,如果要用Associate Member參加,在陳水扁總統時代早就加入了,如果要犧牲主權來坐在WHA開會,我們早就在其中了,多年來何必這麼辛苦呢?
馬政府當然否定一切,且興高采烈地宣稱民進黨做不到的事(參加WHA),國民黨馬政府做到了,自我貼金地像外交勝利一樣。但我們要求馬政府應請WHO撤銷其和中國簽訂的備忘錄,請WHO把台灣的檢疫港口移出中國地圖…等,馬政府沒有一項做到。在WHO發言人說「台灣加入世衛的方式及名稱都是由雙方(中、台)自己討論決定的」,我們嗅到了主權被出賣的訊息。一個原本涉及一個主權國家的國際問題,竟然被當成是兩岸的問題,我們恍然大悟,台灣為了加入WHA,主權可能已經不保。
果然在2011年,衛生署邱文達署長帶團去參加WHA時,民進黨管碧玲立委拿到WHO的內部文件,曾任香港衛生署長的WHO幹事長陳馮富珍竟然指示WHO的官員,說台灣以Chinese Taipei的名稱參加WHA,只能用在WHA開會的五天,其他時候提到台灣,一定要用中國台灣省,且WHO中有關台灣的各種衛生相關問題均需透過(經由)中國決定,不能自行行文台灣。我和管碧玲委員多次在立法院質詢相關官員、開記者會,甚至提案要求當時已在日內瓦的衛生署邱署長一定要提出口頭抗議。我也具體要求馬英九應以總統的身份召開國際記者會,明確對世界各國說明台灣不是中國的一省,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我要求馬政府應在各大國際媒體刊登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廣告,也要求馬英九英親自去文WHO表達抗議。但在馬英九終極被統一的投降心態下,當然什麼事都沒做。
更離譜的是,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宣達團成員在申請旁聽證時,竟然遭到拒絕,團員當然馬上表達抗議,要求說明理由,WHO的警衛只說這是新的規定,為了安全理由,來自台灣的人民不能持中華民國護照進入旁聽。馬政府的外交部超級無能,竟然眼睜睜地看著國人被拒而束手無策,這段被拒絕的影片被post在youtube上,也被媒體引用,再度造成國人的同仇敵愾;不過,馬政府還是老神在在、不痛不癢。
  今年5月21日,我帶領台灣聯合國協進會世衛宣達團團員去日內瓦,5月22日我們去WHO申請旁聽證時就見證到『一個中華民國』破功。我們執『中華民國』護照不被接受,其中三位團員,包括馬耀牧師、廖林麗玲女士及朱嘉惠醫師因堅持只用『中華民國』護照,拿不到旁聽證,其他團員則是在當天下午持『中華民國』護照要進入旁聽時,遭到拒絕。世衛官員當著我們的面說 “We don’t accept this passport.” (我們不接受這種護照),團員只好拿出第二證件,有的拿健保卡、有的拿身分證進入旁聽。
  好笑又可悲的是,後面的團員看到『中華民國』護照不被接受,就不拿出護照、只拿出健保卡或身分證等單一證件,也順利進入旁聽,由此證明外交部官員所說的申請旁聽需要『雙證件』是騙人的,其實是『單證件』,但不能是『中華民國』護照。正因為『中華民國』護照無效,才要第二證件,故重點在第二證件才是世衛接受的證件,『中華民國』護照是被拒絕的。
  從世界衛生組織的宗旨來看,世衛是歡迎任何一個世界公民進去旁聽的,只要能有相片的證件證明是你本人,就應該可以進去。這對每一國都一樣,因此,每國國民均持單一證件申請旁聽,也就是說使用台灣身分證或健保卡是可以被接受的。但『中華民國』護照因馬英九堅持『一個中國』,就世衛立場看來,等於在挑戰其會員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等於要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爭位子,中華民國要『重返』聯合國世衛,當然不能被接受。
  把國人持『中華民國』護照單一證件被拒說成是為了安全理由是說不通的。說為了安全理由需要雙證件是騙人的,難道只拿出『中華民國』護照就有安全顧慮,拿出健保卡、身分證就安全起來?雙證件的把戲只是在羞辱『中華民國護照』及國人,世衛中國籍的幹事長陳馮富珍想藉此向世界宣告「『中華民國』是不存在的,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這一次的旁聽事件,證明『一個中華民國』破功。
  我們要強烈譴責馬政府的無能,竟然讓持『中華民國』護照的國人在世界衛生組織受屈辱。馬政府堅持『一中』使得『中華民國』護照只能當成旅遊證件而不能當成國家主權的證明文件。我們更要強烈質疑馬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勾結,私下同意世界衛生組織的作為。依據世衛發言人的說法,台灣以「Chinese Taipei」受邀參加五天的大會作觀察員,是「兩邊」自己說好的,現在世衛不但不撤銷其和中國的備忘錄,且明文要求其分支單位要稱台灣為「中國的一省」。馬英九這種參加世衛大會的模式及『一國兩區』的說法,已觸犯了外患罪,會使中華民國在世界版圖中消失。或許「終極被統」是馬英九的一生志業,但台灣及台灣人可不能陪葬呀!
  馬英九在世界衛生組織開大會前就推出『一國兩區』,在就職時再提『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這種自欺但欺不了人的作法,連台灣人民都很難被騙了,還想騙中國人?果然十天後,國台辦說話了,還是不承認『中華民國』,還是認為「兩岸不是兩個中國」,還是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兩岸不是國與國的關係」。馬英九明顯自取其辱,『一個中華民國』破功!
因此,台灣如果想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台灣如果想昂首進入國際舞台,唯一的機會就是放棄中華民國的國號,放棄自欺欺人的中華民國代表中國,放棄一個中國,才不會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勾勾纏,害得台灣在世界上被誤以為是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也害得世界各國誤以為馬英九既然是台灣的總統,馬英九要投降中國是台灣國人同意的。唯有放棄中華民國國號,向外宣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中國一邊一國,才能避免國人繼續因使用中華民國護照而受辱。當然要達到以上建立一個實際與法理上新而獨立的國家,一定要全民凝聚共識,以全民公投來展現台灣人的集體意志。我相信,若有85%以上的台灣人民投票支持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及世衛,全世界均會尊重,也會樂觀其成。天佑台灣!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