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Young Are You?

羅榮光/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秘書長

兩年多前在台北永和參加宗教界為世界和平祈禱的聚會,遇見一位猶太教的拉比,我們用英文交談,他很健談,看他整個頭髮灰白,出於好奇心,我就問他:”How old are you? ?(「您幾歲呢?」,台語直譯則為「您偌老呢?」)。他立即回答說「您不能這樣問我,要問我 ”How young are you? ? (您偌少年呢?)這樣才對,我們這樣年紀的人,應當用”How young are you? ?來互相請安才好…。」
這位拉比真是很有智慧,年紀大的長輩們如果一直以為自己很老,這種心理暗示,會為自己帶來更快速的老化,只有一直認為自己還年輕,就不至於蒼老得快,這也就是使徒保羅所說的:「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林後4章16節),這正是基督徒年長時應有的見證罷!
日內瓦著名的心理治療家杜尼耶說過:「上帝給退休的年長者之恩典是他們可以去學就職年間想學習,卻沒有時間學的事,去做就職期間想做,卻沒有時間去做的事。」多年前,我曾拜訪被喻為「台灣史懷哲」的陳五福醫師,他對盲人的醫療與心靈重建付出不少的心血,由於年長時罹患肝疾,在逝世前休養年間,他卻學會吹奏長笛,並開始參與為台灣爭取民主、自由與獨立自主的集會和活動,令我十分感佩與懷念。
我們全台灣許多教會都有松年團契,也有的教會設立松年大學,其意義與目的就是要讓年長者不斷地學習與成長,年長者也可以用他一生的經驗、心得和智慧繼續與人分享。看見許多年長者參與教會的事奉、社區的服務以及在本土社團關切台灣前途的運動中做志工,就使我們想起古羅馬著名的演說家西塞羅所說的:「智慧、反應、判斷皆寓於年長者的頭腦中,是故沒有年長者,國家即可能被滅亡。」這是一直在學習和服務的「老大人」帶給國家社會的福份。
在捷運車站或許多公共場所,我常看見許多活潑可愛的孩童,他們的講話與舉動常帶給我們欣喜,但一想到他們將來是活在民主自由的國家或是共產專制的國家呢?就不免憂心起來。我們台灣人的世代祖先都不曾用血汗在這美麗島上建立自己的國家,以致千百年來,我們都被不斷更迭的外來政權所統治與壓制,雖然現在有了民主自由的制度,但由於外來的國民黨佔有龐大的不義黨產操控選舉,台灣的國家尚未有真實與公正的民主自由,台灣人還沒有真正出頭天。因此為自己的世代子孫奠定民主自由與獨立自主的基礎,應當是我們這一代年長者的責任吧?!只有當我們繼續共同參與和承擔此一重大的責任和使命,我們才會真正保持身心靈的年輕,可以繼續用”How young are you? ? 互相請安和祝福吧!
一生為反抗暴政、爭取自由的法國偉大作家伏爾泰說過:「勇士的劍配在身上一直到人生的最後一刻。」願我們年長的同輩們一生配帶公義與真理的寶劍,大家手牽手繼續向前行!
上一頁